• 尚活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21
  • 老人突发疾病 武警战士5分钟生死救援 2019-05-21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5-18
  • 我国纳米核心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2019-05-18
  • 滨海湾新区要变“湾区明珠” 2019-05-15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5-14
  • 球爹语出惊人:詹姆斯定会来湖人 我儿子能让他变更好 2019-05-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13
  • 湖州:“最多跑一次”利民惠企提速15条出台 2019-05-11
  • 小型地铺: 规模较小,中介费较实惠 2019-05-11
  • 点击天山网 掌握全新疆 2019-05-09
  • 我国成功组织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 2019-05-09
  •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 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05-08
  •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署深入推进防范打击通讯信息诈骗工作 2019-05-06
  • [大笑]一群老蚕的小萌们想阻挡大势?没门儿! 2019-04-30
  • 中天图库好运彩: 8.贵族的反扑

        所有生命,都有对于危险的预知,那是一种铭刻于灵魂中的本能。

        就如同地震之前的老鼠,蛇和虫子,就比如被熊孩子用水灌下的蚂蚁,就比如温水中的青蛙是的,青蛙是会跳出来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人,其实也是一样。

        在某时的心血来潮,突然心慌,就是一种本能的示警,你的躯体在试图告诉你,可能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而这时候,人们就会显得慌乱,而在威胁之下,他们往往做出并不理智的判断。

        比如现在,比如此时的帝国贵族们。

        一股山雨欲来的?;?,在之前的数天中如一阵横扫卡利姆多的飓风,让那些贵族们从自己的大宅中冲出来,如瞎掉的老鼠和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窜,打探着各种各样的内幕消息,试图了解到更多的信息,但了解的越多,他们就越对眼下的局势感觉到恐惧。

        南边的疯子入住皇帝宝座似乎已经是无法阻止的趋势了。

        那号称“鲜血王”的瓦里安,没准会在成为皇帝的第一天,就把他在暴风王国做的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再在帝国范围里做一遍。

        他会杀光所有的贵族,抄掉他们所有的家产,把他们的妻儿赶出豪宅,再杀掉几个社会名流来平息平民们被煽动的愤怒。

        整个帝国都会血流成河,那个疯子会踏着他们的尸骨名留青史,而他们,他们失败者,历史里不会有他们的位置,只会用腐朽和堕落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们,而这一次,这一次再没有其他地方能给他们躲了,联邦不会接收他们,只要贵族敢踏上那片叛逆的大地,他们就会被立刻吊死在联邦的电线杆上。

        部落的兽人们都会嫌弃他们,因为他们不是好的战士。

        而暗夜精灵更不会接纳他们,那群紫皮精灵看不上任何的人类,哪怕他再有钱,再有地位也一样。

        在这个?;氖笨?,一直标榜血脉高贵的贵族们就如同醉倒街边的酒鬼一样,他们突然发现,他们高贵的血脉和他们的富有,并不能挽救他们在这个时刻,那东西,反而会将他们拖入更深更可怕的地狱里。

        死亡的阴影,如跗骨之毒的恐惧,笼罩在这些惶惶不可终日的贵族头顶上,让他们睡不着,吃不好,甚至连平日里的享乐,都没心思再继续了。

        洛丹伦的贵族们是最先得到消息的,大贵族们的反应极快,他们第一时间就用弹劾来威胁阿尔萨斯国王,要求他不能站在瓦里安那边,一些异想天开的“浪漫”贵族们,甚至提议在教宗冕下举行加冕仪式之前,他们就将阿尔萨斯推上皇帝的宝座。

        来个鸠占鹊巢!

        但只要少有脑子的人都清楚,没有了教宗冕下的认可,这所谓的加冕仪式,只能是如耍猴戏一般。

        不过即便是贵族中少数有脑子而且有实力的人不会去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但不代表着他们会坐以待毙,他们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一些带有破坏性的、煽动性的、充满血腥味的事情,来阻止自己的末日到来。

        就像是被掀开的洞穴中那些疯狂反击的无耻老鼠一样,即便是末日的到来无法避免,他们也要拉着很多人

        一起陪葬!

        这和智慧无关,和勇气无关,甚至和这件事本身无关,那是流淌在他们血管中的恶毒实体,所谓的浩荡退场,所谓的惊天大事,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他们的与众不同,他们那畸形而丑恶的高贵,必须以生命献祭!

        而从白塔城港传来的消息,只是掀开了那层伪装,将他们赤裸裸的恶毒与疯狂,暴露在世人眼前,仅此而已。

        —

        “听说了吗?我们“伟大”的大领主李奥瑞克.冯.泽尔迪格阁下,在昨天坐上了去新暴风城的船,他去投降了,去向乌瑞恩家族的“鲜血王”投降了!”

        在新洛丹伦城外的一座乡间别墅中,一场大贵族们的私下聚会正在进行,这显然是一次秘密聚会,大人物们为了保密,甚至没有仆人出现在这里,就连倒酒都是高贵的人儿们亲自进行的,而端着一杯酒的托尼.罗曼诺靠在房间的窗户边,一边和其他人说着话,一边看向窗户之外。

        这家伙曾经是一名刺客,但并非因为国家使命或者家族的传承,纯粹是因为自己的兴趣使然。

        托尼.罗曼诺是原暴风王国的实权领主,他曾拥有17个城镇的领地,但他本性风流,还喜欢做一些不那么“正经”的事情来取乐,在黯刃军团攻伐暴风城时,他幸运的躲过了那场屠杀,而哪怕是迁徙到了卡利姆多,在瓦里安回归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里,他依然是旧王国里的大贵族。

        但现在,他是一名逃亡者,在瓦里安对贵族们举起屠刀的那一夜,他伙同北地的贵族一起越过了国境,在洛丹伦王国避难,所幸父辈留下的余荫还在,他在这个国家里也过的很不错。

        但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的。

        这个前盗贼眼中闪耀着一抹寒光,他眯起眼睛,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在那玻璃破碎的声音中,托尼.罗曼诺的声音也变得越发阴狠:

        “我真是瞎了眼!那个老军人刚硬了一辈子,那一晚,瓦里安对我们举起屠刀的时候,我还想着拉着他一起逃亡!格雷森,我们的李奥瑞克大领主当时是怎么说的?他要和我们一起,对抗瓦里安的暴行!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呢?那个懦夫!那个老不死的家伙,居然抛弃了我们,去向瓦里安跪地请降,他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瓦里安不会放过他的!”

        这贵族的声音变得非常尖锐,就像是被人卡着脖子的鸡一样尖叫着,但他的诅咒和喝骂,却暴露出了这家伙内心的虚弱与畏惧他曾行走于暗影之中,现在置身于阳光下的战场,那种真刀真枪,你死我活的局势,让他感觉到害怕了。

        “够了!停下这无能的犬吠吧!”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这房间的角落里传出,其他人纷纷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看着那个说话的人,那是个穿着一身黑色猎装,坐在角落里默默喝着酒的中年人,哪怕头上已经有了白发,但他的腰杆依然挺得笔直,就像是那些老派的军人一样。

        这是格雷森.维克沙公爵,也就是当初瓦里安屠杀贵族时逃亡的那些贵族中地位最高的,他曾是暴风王国的王室骑士团的团长,也是跟随过莱恩先王的战士,他的家族,更是比暴风城存在的时间更古老,甚至可以直接追溯到索拉丁大帝时期。

        在这群惶惶不可终日的贵族中,他才是真正的首领之一。

        而现在,即便是面对瓦里安可能加冕为皇帝这件糟糕的事情,格雷森公爵也完全没有慌忙,他抬起头,瞪了托尼领主一眼,他沉声说:

        “我和李奥瑞克儿时就认识,我们一起上战场打巨魔的时候,托尼,你还在娘胎里呢!所以闭嘴!我了解李奥瑞克,他是个真正的圣骑士,信仰之于他乃是不可违背的准则,如果教宗真的要瓦里安成为皇帝,那么李奥瑞克即便是再憎恨瓦里安,他也会选择服从,更何况!”

        这身材高大的公爵站起身,他看着眼前的所有人,他说:

        “李奥瑞克在离开前,曾与我长谈了数个小时”

        “那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喝得有些醉醺醺的托尼.罗曼诺领主大喊到:

        “你本该挽留他的!”

        “闭嘴!”

        格雷森公爵指着托尼领主,他的手指如战刀一样:

        “接下来我要是再听你多说一句话,在听到你渲染这种无聊的恐惧,我就把你的舌头拔下来!你可以试试!”

        托尼领主显然没有和格雷森公爵正面对抗的想法,他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李奥瑞克告诉我,他当初参军,成为圣骑士,是立下誓言要守护人民的,而不是将利刃对准自己的同胞,瓦里安做的事情很残酷,但李奥瑞克看到了这几年里,暴风王国的变化,我就多说一句,你们和我,也都看到了,我们的眼睛还没瞎!”

        格雷森公爵一口喝干了手里的酒,他舒了口气:

        “我们以为没了我们,瓦里安的王国会乱成一团,我们认为我们是一个国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认为我们的存在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事实呢?”

        “瓦里安用事实狠狠的抽了我们一耳光,那些人民,他们在瓦里安那个没有贵族的国家里活的比我们治下好一百倍!我们错了,朋友们,兄弟们,我们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重要,至于你们今天请来我,大概是要我拿个主意”

        这位公爵笑了两声,他毫不迟疑的转过身,打开门,扔下了一句话,给那些呆若木鸡的贵族们:

        “我给你们的主意就是吃点好的,喝点好的,然后把家族账本收拾一下,把亲人照顾好,等待瓦里安皇帝来接收吧这样,我们最少能保住一条命,最少能活着看到孙子孙女成婚不管你们在密谋什么,也不管你们想干什么”

        “我退出!”

        “我已经错了一次,我不想再错第二次!”

        “懦夫!懦夫!”

        在格雷森公爵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托尼.罗曼诺领主在他身后咆哮着,就如同一头被逼入角落的野兽一样,他赤红着眼睛,尖叫着:

        “瓦里安不会放过你的,你背叛了他!他会杀了你,杀光你的家人!要么反抗,要么死!格雷森,回来!”

        面对这种愤怒的呵斥,老公爵转过头,他看着托尼领主,他面无表情的说:

        “不!我了解瓦里安,他不会!”

        “砰”

        房门在这一刻彻底关闭,只留下了房间里呆若木鸡的贵族们,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格雷森的离开,就像是抽离了这些贵族们的主心骨,让他们茫然无措。

        “砰”

        又一声巨响,是托尼领主捏碎了手里的酒瓶,这个全身都缠绕着暴躁气息的领主走到房间中心,他恶狠狠的看着其他人:

        “还有谁要走?滚!去向你们的瓦里安卑躬屈膝的求饶吧!滚!”

        一片死寂,有数个小贵族站起身,如逃离一样逃开了这房间,而剩下的那些,虽然沉默不语,但显然,他们并不愿意就这么失去一切。

        看到这一幕,刚才还极其愤怒的托尼.罗曼诺领主那阴狠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稍有些扭曲的笑容,他低声说:

        “很好!很好,懦夫们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战士!”

        “不要怕,兄弟们,格雷森走了,他怕了,但这不是末日,我们也不需要再依靠他了,我们有了更好的首领”

        “我想,你们都听说过一个古老而高贵的姓氏,巴罗夫是的,别担心了,兄弟们!”

        “巴罗夫家族,将带领我们反抗那暴君!我们将拨乱反正,我们将捍卫我们的一切!”

        “别怕!胜利,终会属于,高贵的血脉!”

        另一边,在洛丹伦王国的最边缘,在千针石林与菲拉斯荒野交界的密林之中,那里是巴罗夫家族的一座别院,表面上看起来,这里没什么特别的,但只有巴罗夫家族最核心的成员才知道,这里居住着巴罗夫家族最尊贵的主人。

        哦,并不是在帝国中代表巴罗夫家族的两个年轻的男爵,而是这个传古家族真正的当代家主

        外界传闻早已经死去的,阿厉克斯.巴罗夫!

        当然,实际上这位老伯爵确实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了,但他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去,而是换了一种形式,体验着近乎永恒的生命!

        “唰”

        就在这安静的庄园前方,就在这幽深的黑暗中,一抹血色的阴影,出现在了巴罗夫家族的血仆卫兵眼前,那股属于高阶血族的威压,让这些最下等的血仆们根本不敢抽出武器。

        “去!告诉阿厉克斯.巴罗夫!”

        “我带来了”

        “鲜血始祖的意志!”

        手机端mom无广告xin 81zhong wen xiao shuo wang
  • 尚活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21
  • 老人突发疾病 武警战士5分钟生死救援 2019-05-21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5-18
  • 我国纳米核心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2019-05-18
  • 滨海湾新区要变“湾区明珠” 2019-05-15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5-14
  • 球爹语出惊人:詹姆斯定会来湖人 我儿子能让他变更好 2019-05-1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13
  • 湖州:“最多跑一次”利民惠企提速15条出台 2019-05-11
  • 小型地铺: 规模较小,中介费较实惠 2019-05-11
  • 点击天山网 掌握全新疆 2019-05-09
  • 我国成功组织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 2019-05-09
  • 长颈鹿在中国高纬度地区成功繁育 小鹿刚出生一米八 2019-05-08
  •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署深入推进防范打击通讯信息诈骗工作 2019-05-06
  • [大笑]一群老蚕的小萌们想阻挡大势?没门儿! 2019-04-30